《肤浅关系》周敛深&舒菀新章节列表

TV帝写的《《肤浅关系》周敛深&舒菀》真的是很值得一看的一部小说,看完之后《肤浅关系》周敛深&舒菀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故事情节十分完整,《《肤浅关系》周敛深&舒菀》中主要人物《肤浅关系》周敛深&舒菀被TV帝写的真实细腻,《《肤浅关系》周敛深&舒菀》从小寄人篱下,长大后做了几年的上门女婿,周睿可以说是被人嘲讽的典型代表。岳父岳母看不起他,妻子对他失去了期盼的耐性,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每个月八百块的破书店。这一切,直到某天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丧失了某段

《肤浅关系》周敛深&舒菀新章节列表

第12章你不懂不代表没有

楚国鑫脸色微沉,周围那么多人,被周睿这样"教育",他的面子往哪放?而且什么狗屁水鬼症,听都没听说过。

抬头看向周睿,楚国鑫问道:"我刚才好像听小兄弟你说,自己不是医生?那你怎么会看病?"

周睿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我开书店的时候,没事会翻看一些和医术有关的书籍,所以稍微懂点。"

"哦,翻看书籍啊。"楚国鑫呵呵一笑:"这么说来,你其实没有学过医?一个没有学过医的人,却来教我楚国鑫如何诊脉?你是太高看自己,还是觉得我回春堂浪得虚名?"

"我不是这个意思,可那确实是水鬼症啊!"周睿急忙说。

楚国鑫哼了声,看向唐玉刚,道:"唐会长,刚才虽有误会,但你带来的这人对我回春堂未免太轻视了吧。虽然这里只是分号,却也是回春堂的一份子,难道说还需要本家的老爷子出面,才能让人正视?"

见楚国鑫把他们家老爷子都搬出来了,唐玉刚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看向周睿,问:"你确定是水鬼症吗?"

其实周睿之前已经把病情说的很清楚了,只是他没学过医,而对面坐着的却是京都名医,使得唐玉刚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谁。

"当然确定!"周睿点头道。

"胡说八道!我楚家医典自明代开始编录,其中绝症二百,大病五百,小病无数,从未听说过什么水鬼症。你不要以为唐会长不懂医,就随便弄个名字来糊弄人!"楚国鑫冷笑道,他已经看出来,唐玉刚其实也不是完全相信这个年轻人。最起码,两人的关系不是特别的铁。

如果换成几天前,周睿可能会心虚不说话。但现在,他对道德天书中的医术有百分百的自信,连救命神药都能弄出来,医术又怎么可能出错?

他咬牙道:"你不懂,不代表没有这种病!很多病都出在明代以前,而且楚家也不可能治过天下人,总会有所遗漏!"

"你说我不懂?"楚国鑫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声道:"一个看过几本书,学点皮毛的小子就敢说这种大话,也太不把我回春堂放在眼里了!好啊!既然你认为我楚家的医术还不如你,那今天倒要领教领教阁下的能耐!"

丁翰义和几个店员都冷冷的看着周睿,这个年轻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里可是回春堂,你在回春堂指责本家老号的医师不会诊脉,以为自己是那几位国医圣手吗!

楚国鑫可是在京都都排得上号的,他不会诊脉,难道你会?

要不是看在周睿和唐玉刚一起来的,他们早就把人给轰出去了。

恰好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搀扶着一个病人进来,一进门就大声嚷嚷:"谁是医生!快来救救我爹!"

丁翰义连忙过去询问了一番,回来道:"是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肚子疼的厉害,看起来情况很不好。"

楚国鑫冷眼看向周睿,道:"你不是看轻我楚家医术吗,那今天就以这个病人来试试你的斤两!"

说罢,楚国鑫一马当先走过去。周睿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咬牙跟上了。

吕雏凤有些担心的问:"老唐,你怎么也不劝劝?"

唐玉刚微微摇头,道:"周老弟毕竟年轻,楚国鑫又是从京都来的名医,他们俩分出胜负,对我们只有好处。你的病那么怪,我希望能找到一个最有把握的医生来治。"

虽然丈夫的想法有点势利了,但吕雏凤知道他也是为了自己好,便没再说什么。

此时,楚国鑫和周睿都来到那病人跟前。这才情况远比丁翰义说的复杂。

这病人浑身冒汗,嘴唇发紫,已经在翻白眼了。

两人二话不说,同时蹲下来,一人抓住一只手先行诊脉。

过了二十秒,楚国鑫先站了起来,问:"他以前是不是犯过癫痫?最近几天还受寒喝了快酒?"

扶着老人来的汉子连忙点头,说:"对对对,前些年犯过癫痫,昨天去地里忙活淋了雨,就回来喝了半壶酒。"

"嗯,那就没错了,寒邪犯胃症,引发了癫痫病。丁医生,把我的针具拿来。"楚国鑫道。

丁翰义应声去拿针具,楚国鑫则看向还蹲在地上的周睿,冷笑着说:"小兄弟,不会诊脉就别装了,这么长时间,皮都快被你搓掉了。"

旁边那汉子问:"怎么,他不是医生吗?"

"当然不是,一个看过几本书,根本没正规学过的人,跑来我们回春堂大言不惭而已。"楚国鑫不屑的说。

那汉子急了,连忙把周睿推开:"你不是医生在这瞎捣什么乱,走开走开,别耽误我爹治病!"

周睿被他推的倒退几步,却没有在意,只问:"他这两天摔倒过没有?"

然而那汉子根本不理他,只求楚国鑫一定要治好他爹。

见周睿吃瘪,楚国鑫心中畅快,道:"放心吧,在我手里,癫痫和胃溃疡算不上大病。你来的还算及时,不会有事的。"

此时,丁翰义已经把针具拿来。

楚国鑫抽出牛豪针,解开老汉的衣服,一根根扎了下去。随着他的动作,老汉浑身抽搐的症状明显减轻,也不再翻白眼了。

随后,楚国鑫又以艾灸辅助,搓了好一会,老板的面色比之前好看许多,显得有些红润了。

他这才停下,写了一副药方递给那汉子,道:"按方抓药,回去后注意休养即可。"

此时,老汉已经清醒过来,只是神智似乎还不太清楚。但在旁人的搀扶下,已经可以缓慢移动步子。

那汉子抓了药,对楚国鑫千恩万谢,这才扶着老汉准备离开。

旁边一堆人冲楚国鑫鼓掌吹捧:"不亏是京都名医,二十秒就判断出了病情,比西医还快。而且几针扎下去,就治好了病,简直神了!"

"名医就是名医,不像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看过几本书就敢来回春堂撒野,真是找错地方了!"

楚国鑫向众人点头致意,然后面带微笑的看向周睿,道:"怎么样,现在对我回春堂的医术还有异议吗?"

周睿低着头没说话,像在思考什么。

结果楚国鑫话刚说完,就听见"噗通"一声。转头看,只见老汉已经倒在地上了。那汉子急的冒汗,连忙大喊:"楚医生!楚医生!快来看看怎么回事啊!"

还不等楚国鑫反应过来,周睿已经主动跑过去。他二话不说,将刚才得到的那套银针取出,拔针就朝老汉的头部扎去。

中年汉子又急又气,伸手推他:"你干什么!你又没学过医,想扎死我爹啊!"

"你再推我他才会死!"周睿厉声道。

他很少会发火,这次发火,眼神异常的吓人。那汉子愣了下,周睿已经把手里的银针扎入老汉的商阳穴,尺泽穴,神庭穴等部位。

随后,他又仔细扒开老汉的头发,像是在寻找什么。过了几秒钟,周睿找到了地方,二话不说,又是一针下去。

楚国鑫站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立刻明白过来。他立刻看向那汉子:"你父亲这两天摔倒过?"

那汉子被周睿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听到楚国鑫问,想了下,然后说:"好像淋雨的那天在地里摔了下,但没什么事啊,回来好好的。"

"你怎么不早说!"楚国鑫气的要骂人。

汉子满脸愕然:"要真是摔出毛病,难道你诊不出来吗?"

楚国鑫当即闭了嘴,这话直接把他说的没法接。是啊,既然有毛病,为什么没有诊断出来?现在怪人家家属不说,怎么不怪自己学艺不精?

再者,周睿刚才就问过同样的问题,显然那个时候他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人理会他而已。光从这一点,两人高下立判。

 

己的钻戒,怎么了?丢人吗!"纪清芸今天也是火药味十足。

周睿连忙摇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很想要这样的钻戒?也许我可以……"

"你可以什么?去给我买吗?"纪清芸冷笑着看他:"就凭你书店一个月千八百块的收入,要攒多久?两年时间够吗?周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更希望你能看清楚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不要什么事都往上凑!那样不但不会让人高看你,反而觉得你更加无能!"

周睿低下头,没法再说下去了,除非他现在就用道德天书把钻戒变出来。

但道德天书是否真能造出钻戒,他还不确定。成了还好,万一不成呢?岂不是更让纪清芸笑话。

而且就算真成功了,怎么解释这东西的来历?

周睿深知,这个世界你表现的太古怪,很容易惹来麻烦和非议,尤其这种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看到周睿不说话,纪清芸心情更加烦躁。

她宁愿周睿能像个真男人一样,跟她大吼大叫两声。可一直以来,周睿都低三下四,被谁训了都是低头不吭声。

换个情况,也许纪清芸会说周睿是脾气好,不和人计较。但现在,她只觉得这是窝囊!

公司里的风言风语,她不是聋子,一直都听的很清楚。

只是想着周睿好歹算自己的丈夫,哪怕不如意,也还是一家人。可现在,纪清芸真的累了。

没有想象中的幸福和美好,只有自己独自支撑。

每每听到别人的丈夫如何如何,看着那些女人明明想炫耀,又故作不在意的样子,她心里就憋屈的很。

同样是嫁人,怎么自己就嫁了这样一个没用的人?难道同情他,就要被老天这样惩罚吗?

而周睿问起钻戒设计图,纪清芸更不会去想别的。

因为周睿买不起,也没本事自己打造,那还问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干什么?

再看着桌子上乱糟糟的资料,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没有再整理东西了,纪清芸直接走到衣柜前换睡衣准备睡觉。

她并没有要避讳周睿的意思,但周睿却还是如从前一般脸色发红的主动转过身去。身后那香艳的一幕,他渴望,却不敢真的转身去看。

纪清芸太美,也太有能力,让他深深的自卑着。

  • 发布时间:2022-05-31 21:45:11
  • 作者:TV帝
    小说名:《肤浅关系》周敛深&舒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