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书荒推荐456478

大师创造出了这部《456478》,大师文笔巧妙,读下来给人一种酣畅淋漓之感,情节十分精彩,字字珠玑,能够把鹿可清何司寒的情感和剧情衔接的天衣无缝,杜绝一切俗套,《456478》那个从校服到婚纱的人,现在还陪在你身边吗?...

小说排行榜~书荒推荐456478

第1章开始

第一章 别在外面玩了

那个从校服到婚纱的人,现在还陪在你身边吗?

鹿可清看着医院大屏上的电影宣传语录,心情恍惚。

她攥紧手中的诊断检查单,耳畔又回旋起主治医生说过的话——

“肿瘤已恶化,尽早通知你丈夫吧。”

丈夫?

鹿可清想起那个在海城叱咤商圈的寒哥,心底涌上一抹无尽的涩意。

看着无名指上微微暗沉的戒指,她拿起手机熟练地拨通何司寒的号码。

铃声响到底,传来接通的声音。

“寒哥。”

她轻声唤道,想努力寻找一抹安心的慰藉。

“有事?”何司寒清冷的声音从听筒那端传来。

鹿可清心口一滞,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看着电影宣传单上相拥的恋人,转了话头:“最近有个新电影上映了,有时间一起去看吗?”

“乖,公司事情多,我抽不开身。”何司寒的嗓音带着几缕温和。

鹿可清正要说话,却听得听筒那端传来一声女人的娇嗔。

她呼吸一顿,连带着胸口一阵沉闷。

“寒哥,今晚你会回来吗?”她戴着戒指的手紧攥着检查单,有些硌得疼。

电话那端一阵窸窣声,半响才传来何司寒心不在焉的嗓音。

“晚上再说,我先忙去了。”

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忙音,鹿可清脸色一阵阵发白。

何司寒是在忙公司的事还是做别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一个公司老板,怎么可能连续加班半个月都不回家?

鹿可清有些僵硬地将手机放回包里,扶着冰冷的扶梯慢慢往外走。

大雨瓢泼,天空阴沉得好像随时都能塌下来。

明明是立夏的五月,鹿可清却忍不住裹紧身上的外套,驱寒莫名的冷。

淋着雨到家后,她换了身干衣裳,开始熬煮中药。

医生说西药需要配合化疗一起服用,化疗需要家属陪同,而她……

鹿可清收敛心底的涩意,眼泪却止不住的爬了一脸。

六年前大学毕业跟着何司寒来这座城市,从此她的世界便只有他一人。

可现在那个男人从早到晚都不见人影,这硕大的城市于她而言,早没了当初的温暖。

正在这时,门锁传来一阵动静,一身西装的何司寒走了进来。

“什么味儿,这么难闻?”他蹙眉看向厨房中的女人。

鹿可清有些慌乱地打开排气扇,但满屋子的中草药味依旧弥漫。

“寒哥,只是一些调补身体的中药……”她解释道。

闻言,何司寒朝鹿可清走去,担忧看着她:“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要吃药?”

鹿可清看着他,耳畔不由得回想起之前电话里传来的女人声音。

“我不舒服。”她轻声说道,带着一丝苦涩。

何司寒顿了顿,脸上的担忧之情荡然无存。

“清清,我不喜欢你每次都装病装可怜。”

他俊朗神色染上几缕不耐,走到灶台边将火关掉。

“寒哥,我……”

鹿可清僵在了原地,满屋子苦涩药味萦绕,何司寒竟然会觉得自己在装病。

她从来都不知道,被所爱之人言语中伤竟是这般钝痛。

何司寒觉察到了鹿可清情绪的不对劲,视线落在她苍白消瘦脸庞时,不由得一怔。

这个女人怎么瘦了这么多?

看着灶台上的中药罐,何司寒有些闪烁地收回了目光。

“真不舒服的话,我明天带你去医院做个体检,别胡乱吃药。”

他敷衍地关心了一句,转身进了卧室。

鹿可清看着紧闭的房门,低低的喃声道:“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有没有看过医生……”

周围一片寂静,耳畔里只有雨水敲打着窗户的声响,淅沥中透着悲凉。

深夜,鹿可清再三确定身上没了中药味才进了卧房。

床上的何司寒已经闭目睡着,暖黄的床头灯映得他俊朗面庞染上一层温和。

鹿可清坐在床畔,小心而又轻柔地抬手拂过他的五官。

何司寒骤然睁眼,眸底一片清明。

鹿可清看着他深邃眼眸中自己清晰的倒影,忍不住轻声开口。

“寒哥,最后几个月别在外面玩了,成吗?”

第二章 我来接手

她嗓音中带着一丝卑微的恳求,仿若低至尘埃。

何司寒瞳眸一闪,随即将她搂至怀中:“说什么胡话,快睡。”

鹿可清喉咙一滞,心底密密麻麻的疼意涌了上来,让她呼吸困难。

何司寒的花边新闻,这两年从未间断。

“海城金融大佬何司寒携神秘nv子夜游迪士尼……”

“何司寒与当红女星下榻豪华jiu店,一ye未出……”

所有的种种,鹿可清早有耳闻,只是她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这个男人玩归玩,却依旧记得关心她。

只是,越来越不走心。

如今自己鼓起勇气挑明一切,他竟然选择不承认。

男人的拥抱让鹿可清感受不到一丝暖意,骨骼深处传来的疼意带来一阵阵冷颤。

她想起了六年前只身陪何司寒来海城闯荡的时候,两人穷愁潦倒到一包方便面掰开吃两餐。

再后来何司寒赚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他兴致盎然地拉着她去珠宝店买了戒指,郑重地戴在了她无名指上。

“清清,你陪我吃尽了苦头,这辈子我绝不辜负你。”

男人一字一顿说过的话,还萦绕在鹿可清耳畔。

但那血气方刚的少年,却已然不见了踪影……

鹿可清闭上眼,泪水无声地淌湿了枕头。

她把整个人生最好的十年青春都给了何司寒,换来的为什么是这样一个结局?

彻夜辗转难眠,直到天亮鹿可清才堪堪闭眼。

等她醒过来时,何司寒早已离开。

鹿可清正要起床,鼻腔却涌出一股热流。

滴答的鼻血落在床单上,妖娆刺目。

她习以为常地拿起纸巾擦拭鼻血,心情有些恍惚。

医生说过鼻血流得越频繁,她病情恶化地也更为严峻。

会不会……连这个夏天她都挨不过去了?

止住血,鹿可清去了医院。

“高医生,再给我开点药吧。”她对主治医生高雯说道。

她想活着,至少能过完这个夏天。

高雯眼底划过一抹怜悯:“你的情况吃太多药都治标不治本,尽早让家人带你来化疗,希望更大。”

鹿可清笑了笑,有些无力:“化疗太疼,我……一个人撑不过来。”

“你丈夫呢?”高雯诧异问道。

鹿可清握着病历本的手不由得一紧:“他比较忙。”

忙什么,她难以启齿。

高雯顿了顿,没再说话。

身为肿瘤科医生,她看到过太多,但像鹿可清这样寂寥孤独的却是少有的。

“没事,咱们是医患又是老乡,你治疗的话我陪你,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高雯宽声说道。

鹿可清感到一抹久违的暖意,她由衷笑道:“谢谢。”

她起身离开诊室,与一个正要进来的白大褂男人差点撞上。

“对不起。”鹿可清低头道歉,没有停驻。

戴着金丝眼镜框的男医生高航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诧色。

“哥,你怎么来了?”高雯问道。

“鹿可清是你病人?”高航不答反问。

“嗯,癌症晚期,每次都一个人来。”提及鹿可清,高雯一阵惋惜,后知后觉才惊讶看向自己的亲哥,“你认识她?”

高航眉宇紧拧,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六年前在教堂外看到的那抹身穿洁白婚纱的倩影。

良久,他拿起桌上鹿可清的病历本。

“她的病,我来接手。”

第三章 逢场作戏

鹿可清站在缴费窗口排队,关于医生提出的化疗建议,她还是想再考虑考虑。

从前身边有寒哥,她吃太多的苦受再多的痛都不怕。

可现在……

鹿可清看着从妇科门诊走出来的何司寒,还有他身侧小鸟依人的女人。

她的胸口像被烈火灼烧,突兀的痛意一寸寸蔓延,绵延无边。

时隔两年,纵使听到他再多的绯闻,但第二次亲眼所见,锥心的痛意比当年更甚。

鹿可清呆呆看着那并肩走远的两人,手指有些不听使唤的拿出手机拍了照。

有些事,该面对了。

她深吸一口气,拨打了何司寒的电话。

“寒哥,你在哪?”电话刚被接通,她就径直问道。

“在公司,怎么了。”何司寒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但听筒那边的嘈杂声,和鹿可清这边传来的如出一辙。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你了。”她轻声道,眼中尽是失望。

电话那端半响才传来何司寒的声音:“都老夫老妻了,还说那么矫情的话。”

闻言,鹿可清的喉咙像卡了刺,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久久的沉默后,何司寒似乎有些心虚,语气缓和了不少。

“我今天忙完会早点回来陪你,先挂了。”他压低着嗓音,怕被人听见一般。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鹿可清只觉心中一片凄凉。

寒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脸不红心不跳的对我撒谎成了一种习惯?

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鹿可清。”高航打招呼道。

鹿可清回头,看着面前带着金丝眼镜框的男人定了定神,迷茫过后是惊讶。

“高航?你怎么也在海城?”她不可思议问道。

高航是鹿可清的高中校友,高考后两人联系渐渐减少,在她结婚后更是再无往来。

多年不见,他身上的儒雅气质让鹿可清差点没能认出。

短暂的寒暄后,鹿可清知道了高航是自己主治医生高雯的哥哥,更觉得不可思议。

世界真小,小到十多年前的好友竟然是这样一种场合重逢。

他是医生,她是患者。

“以后我陪你做化疗。”高航看着她手中的药袋,字里行间带着不容抗拒的语气,“不管怎样,活着最重要。”

鹿可清扯了扯嘴角,心底五味陈杂。

活着最重要,可她活下去的盼头又是什么呢?

突然,鹿可清鼻腔内又一阵热流翻涌。

她连连仰头,但鼻血还是流了下来。

“我扶你坐下。”高航连忙给她止血。

处理好后,高航依旧不放心,执意要将鹿可清送回家。

车停在小区门口,鹿可清苍白的脸色带着一丝虚弱:“谢谢你,高航。”

高航握紧方向盘,认真道:“下次做化疗我来接你,不许拒绝。”

鹿可清微愣,有些无力的笑了笑。

送走高航后,她转身回家。

本以为又是一室冷清,却看到沙发上坐着面色阴郁的何司寒。

“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是谁?”他的语气带着隐忍的怒意。

鹿可清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高航送自己回家被何司寒瞧见了。

“朋友。”她轻声回应道。

“你在海城什么时候有了开玛莎拉蒂的男性朋友?”何司寒话语中,戾气极重。

鹿可清正换着鞋,听得何司寒的话只觉心中一钝。

想起刚才在医院看到的那一幕,她心底的不甘和酸涩一并涌了上来。

“那你呢?你在海城又有多少个女性朋友?”

何司寒瞬间噎住,看着鹿可清那明镜似的眼眸,一时不敢直视。

“那些都是逢场作戏为了工作而已,你少冤枉我。”

鹿可清嘴角扯出一抹失望的弧度,将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递给他看。

“陪nv人去妇产科,也是工作?”

何司寒永远都不会知道,妇产科对鹿可清而言意味着什么。

因为他们曾有过一个孩子,却死在了两年前,鹿可清第一次看到他出gui的那天。

  • 发布时间:2022-10-27 17:10:30
  • 作者:大师
    小说名:456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