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求小说by好看吗

很多人都在搜写的小说,类型小说《》,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变得鲜活有趣,人物有特点,尤其是主角,一起来看小说《》吧。第13章赵氏要分家,还要把温暖过继给当年执行任务失踪的温峰柏......

书荒求小说by好看吗

第13章

赵氏要分家,还要把温暖过继给当年执行任务失踪的温峰柏。

不过一两天时间,这个消息就像是长腿一样传遍了整个三岔村。

说什么的都有。

而温峰奇知道后更是都要气炸了,当下指着温暖的鼻子,“过继?想都不要想。”

“老子永远都是你爹。”

他现在恨不得掐死这个死丫头,但不能。

陆国志虽然受伤去京都疗养,但媒人已经把她的照片拿给他看过了,据说对方很满意。

只等陆国志从京都回来,他就把两个人的婚给结了。

不过现在,是要好好的教训臭丫头一顿,否则,整个三岔村的人不都能骑在他头上拉屎撒尿了?

他都能明显的感觉到,最近村里人看他的眼神没有从前的那种畏惧了。

这一切都怪温暖那个死丫头。

温暖也没有想到,赵氏和温有福说话的时候,正好被路过的村里人听到,就一下子传的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

上次温峰奇差点把温暖脑袋打开瓢,今天倒是不敢再打了。

万一打坏了,别说陆国志不要,就是卖到山里有人要也卖不上价钱的。

可不给温暖点教训难解温峰奇的心头之恨。

温暖昨天晚饭值了一会儿班,今天不用一大早去大食堂,赶上去做中午饭就成。

“你头上受伤,先给基地请两天假,”吃早饭的时候,温峰奇说道,“让你妈带着你给国志做两双鞋。”

“好,”说起做鞋子是王鲜花拿手的,她急忙笑着说道,“我一会儿带着她做,家里还有现成的鞋底,手快点今天就能做出来。”

温峰奇满意的点了点头,见温暖低着头吃饭不说话,以为她是被前天那一顿打震慑住了。

等陆国志从山里慰问回来,温暖头顶的伤也就养的差不多了。

到时候再穿上她做的鞋,贤惠又漂亮的媳妇谁不愿意?

“国志这么年轻就能被派出去慰问,可见基地和厂里的高层还是很看重他的,”温峰奇只要一想到这个脸上的笑容就更浓了,“我跟你说,你以后的好日子还多着咧。”

温暖却是把温峰奇的话就当放屁。

大冬天的去深山老林里慰问,也就只有温峰奇这种傻子才觉得是件好事。

没有搭理他的激动的长篇大论,思想却是已经在神游,也不知道陆国志是在去的路上出事的还是在回来的时候。

“我才上班两天就请假,上级会不高兴。”温暖吃饱了放下碗筷说道,“做鞋啥的我不会,就是会也不会做。”

温峰奇说的正激动,忽然被温暖这冰冷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泼了下来,顿时生气的将手里的碗给砸了。

声音有些刺耳。

“你到底想要干啥?”他瞪大眼睛看着温暖。

温峰奇的眼睛很大,气势汹汹的瞪人的时候很吓人,有种像鬼故事里面的钟馗。

温暖心里其实是有些害怕的,手掐着大腿上的疼痛感让她冷静下来,站起来回了自己的房子。

身后的温峰奇都快要气炸了,打不了温暖随手给了王鲜花一巴掌,“你教的好女子。”

王鲜花被打的头晕眼花也不敢说话。

温强和温娟更是一句话不敢说,快速的将饭吃完赶紧走。

温娟回道房子,就看到温暖竟然躺在炕上也不知道在想啥,她抿着嘴走了过去,坐在炕沿上小声的问道,“姐,你咋啦?”

最近太反常了。

温暖抬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周亚妮又给你啥好处了?”

温娟有些慌乱的看了一眼温暖,“啥......啥好处啊,姐你在说啥呢?”

“柜子里那个红手帕不是周亚妮送给你的?”温暖嘲讽的一笑,“温娟,我不管你收了她什么好处,但你要敢把主意打在我身上。”

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想想清楚。”

这一世,她才不会惯她的毛病。

“姐你说啥呢?你是我亲姐,我怎么会胳膊肘往外拐?”温娟有些委屈的说道。

温暖没有吭声。

前世她做的胳膊肘往外拐的事情还少吗?

这样的温暖有点让人感到陌生,温娟见她不搭理自己,心中既委屈又生气。

“你小学都没读完,人陆国志好歹是厂主任,又是京都人,你还有啥看不上人家的。”温娟小声的嘟囔道。

要是她嫁给陆国志,她还用收周亚妮的好处吗?

“滚。”温暖冰冷的说道。

温娟捂着嘴哭着跑了出去。

温暖嘲讽的笑了笑,前世她被陆国志打的进医院,温娟来看她,她本来想跟温娟诉苦却被她嫌弃的不行。

“姐,你能不能少作点精啊?”温娟嫌弃的看着她,“瞧瞧你把国志哥都逼成啥了?”

她被打的住进医院,在温娟的嘴里还成了错?陆国志打人都是她逼出来的,她活该被打。

这就是她上过大学,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亲妹妹。

没有搭理她,温暖躺在炕上想着后面的事情。

最好的办法就是过继给温峰柏,这样温峰奇就没办法拿捏她的婚事。

可这件事情很难。

温峰奇一门心思的想要当主任的老丈人,是不可能答应过继的。

不过她也没灰心,再难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正想着,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温暖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

王鲜花来着的时候带着从前纳好的鞋底还有黑绒布,笑着走过来,“暖暖,你看看这个布咋样?”

见温暖没动,她低头开始穿线,“你爸刚才已经让温强去给你请假了,这些鞋面都是妈先前弄好的,一会儿你随便戳两针,就当你做了。”

她知道,温暖喜欢做饭,但不喜欢做针线活。

“谁让你们给我请假的?”温暖却是一下子从炕上坐起来,“鞋谁爱做谁做,我不做。”

“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是绝对不会嫁给陆国志的。”

“温暖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啊,这么好的亲事你作什么作?”王鲜花对着她的胳膊狠狠的拍了一下,“我怎么就生下你这个祸害。”

“对啊,我也想问一下,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温暖怒目盯着王鲜花,想到前世她对自己做的种种,硬生生的压住心中的暴躁,冷冷的说道。

王鲜花一闪而过的心虚,虽然开始哭喊,“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我不是你亲妈?会给你找这样的好亲事?”

“好?”温暖被她这样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鲜花这是受虐症犯了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

“那你们就当我死了吧。”温暖平淡的说道。

“滚,你给老子滚出这个家。”

  • 发布时间:2022-10-27 17:33:50
  • 作者:
    小说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