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推荐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免费阅读

独家完整版小说《墨晚流年最倾城》是叶星繁所创作的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暮晚墨景修,情节引人入胜,极佳好文,值得非常推荐。遇到七爷前,秦暮晚是个被父亲丢到乡下,不被重视的弃女。遇到七爷后,她成为云城无数名媛千金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七爷宠妻无度,是个妻管严。好友邀他聚会,他说:暮晚不让我喝酒。客户请他吃饭,他说:老婆在家等我。秦暮晚怒了:我从没这么说过!婚后每晚被迫营业,还要背锅,她太难了!

书荒推荐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免费阅读

《墨晚流年最倾城》第9章 你必须退婚

秦暮晚带着行李搬到了不远处的一家酒店。

这家酒店不大,勉强能够得上星级,虽然条件比不上俪宫国际酒店那么好,但没了秦若仪和杨新月等人的侵扰,总算是清净多了。

她将行李扔到旁边地板上,整个人后仰躺在床上。

总算安顿下来了。

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拿出手机,看着父亲两个字的备注,她脸色很复杂,终究还是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说。

听着秦雄那不耐烦的语气,她咬了咬唇,冰冷开口:我妈葬在哪里?明天你能带我去一趟吗?

手机那头沉默了下去。

秦暮晚也没催,耐心的等着。

可以。

秦雄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疏离和冰冷:刚好有些事要和你谈谈,上午十点,我在东城陵园等你。

好。

秦暮晚刚答应下来,秦雄就把电话给挂了。

她有些落寞的将手机扔到旁边的枕头上,眼睛酸的厉害,

她伸手揉了两下,两行清泪顺着脸庞滴落下来。

眼前浮现出母亲那慈祥温和的面容,她的哭泣声又大了几分。

妈,我好想你。

秦暮晚记得清楚,当初骤然听到母亲的噩耗,她哭得差点断了气,她无数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外地念大学,以至于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母亲原本身体还行,就因为一点小旧疾,就一夜离开了人世,这肯定和父亲,还有那可恶的杨新月脱不了关系!

她一定要查清楚!

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查出真相,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的!

所以,我现在一定忍着!忍耐下去!直到找到证据!

想到这里,她死死咬住了唇,手指关节都攥得微微发白。

第二天

秦暮晚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简单洗漱收拾过后,精心挑选了一束菊花,又买了香烛祭品,背着包包打车到了东城陵园门口。

她一眼就看到停在那里的黑色奔驰车,秦雄就坐在里面。

见她过来,秦雄也从车上下来,两手空空,神色冷淡。

走吧。

他说完率先转身进了陵园。

看着他这般态度,秦暮晚心中越发冰冷。

他来祭拜母亲,却什么都没准备,好歹母亲和他结婚多年,当真是绝情无比!

父女两人很快到了陵园东北方偏僻的角落。

这里立着一处坟,坟墓周围的杂草似乎被清理过。

秦暮晚静静的看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那张熟悉的脸仿佛依旧温润的和她对视,她的鼻子一酸,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妈……

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坟前地面上。

她的身体不停耸动着,哭的伤心,秦雄却没掉一滴泪,脸上也没有难过的表情,只是蹙眉看了看被清理好的杂草。

有谁来过吗?秦雄小声嘀咕,眉头拧了拧。

扫了眼还在抽泣的秦暮晚,他觉得一阵心烦,冰冷的说道:行了,我先去外面等你,你快点。

秦暮晚没吭声,只是恨恨的盯着父亲的背影。

她抹了把眼睛,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从包里拿出来,一一放到墓碑前。

妈,女儿不孝,来看你了。

妈,我知道你喜欢吃糯米桂花糕,专门让外婆做的,还有这个豌豆黄,也是专门带来给你尝的。

糕点在空中氤氲出独特的熟悉香味,清冷的陵园中仿佛有了丝丝温度。

风起,轻柔的拂过秦暮晚的脸颊,像是母亲那温柔的手。

她的泪越发汹涌。

几分钟后,秦暮晚的心绪平静了几分,将一摞红艳艳的证书放到墓碑前。

火烈的红,在这全是黑白的死寂世界中如此明显。

妈,这是我拿到的散文大赛一等奖的证书。

秦暮晚将证书展开,正对着墓碑,眼神飘忽:当初你说过让我好好写作,我总算拿到奖了,噢,对了,还有个证书。

她又将另外一本证书打开,放到墓碑前,轻声说道:这本证书是我拿到的美术大奖,妈,你不是说想让我在画画上更上一层楼吗?我做到了,你看。

……

陵园大门外,秦雄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眼腕表。

她还出不出来了?

实在是懒得等了,他干脆给秦暮晚打去了个电话。

赶紧出来。

电话挂断,跪在墓碑前的秦暮晚嘴角翘起苦涩弧度。

罢了。

她慢慢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膝盖,拖着步子走到陵园门口。

秦雄冷眼看了看她:上车吧。

不必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别磨磨唧唧的,我还有事跟你商量,跟我走。

秦暮晚上了车,汽车发动,秦雄回头看了她一眼。

我约了墨七爷,等会见了面,你就把事情跟他说清楚。

说什么?秦暮晚皱眉看着他,心里猜出了大概。

说清楚你放弃婚约的事啊!

秦雄顿了一顿,道:若仪已经将情况都跟我说了,反正你也抗拒这婚约,干脆直接去跟七爷说明白,让你妹妹代替你完成这婚约,不是更好?

停车!秦暮晚冷冷喝道。

果然,秦雄打心眼里,把她当成一个外人。

与墨家的婚约,她这样的外人,给不了秦雄安全感。

秦暮晚嘴角露出自嘲的苦笑,清冷看着他:凭什么让你来决定?这婚约是我妈定下来的,你有什么权利更改?

反了你了!

秦雄脸色难看,冰冷说道:怎么跟你妈一样倔,人家墨七爷对你没意思,你还真打算厚着脸皮嫁过去?你不怕丢脸吗?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

为她好?

秦暮晚被他气笑了:呵,为我好?你可真能说!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我妈的死,肯定跟你有关!真相到底是什么?

陡然间,秦雄猛地踩下刹车,回过头来,双目里满是凶戾之气。

《墨晚流年最倾城》第10章 咽不下这口气

秦雄刹车太急,秦暮晚没防备,头一下子撞到了防风玻璃上。

好痛!

她吃痛捂住额头,冷眼瞪着他。

你在胡说什么鬼话!秦雄面露凶相,满脸铁青,怒吼道:知不知道你妈当初重病花了我多少钱?你以为我的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

秦暮晚被吓到了,生怕下一秒秦雄动起手来。

你最好乖乖听我的,否则的话,你别想好过!你外婆现在上了岁数了,难道你还想让她担心吗?

秦暮晚心头一震,眸中仿佛燃烧起实质般的怒火。

他是在用外婆来威胁她!

可她不敢反驳,秦雄无情无义,万一真的对外婆不利,得不偿失。

见威胁奏效,秦暮晚安静下来,秦雄这才重新将车子启动。

车厢里寂静的可怕。

车子在市中心的半岛咖啡店停下,秦雄的手机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他连忙拉着秦暮晚下车,接听电话。

是,我们已经到了。

他用特别恭敬的语气道:墨少爷不急,您慢慢开。

看到他的谄媚相,秦暮晚心头只觉得悲哀。

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是自己的父亲。

父女两人在咖啡厅中坐下,几分钟后,墨景修推门进来。

看到人来,秦雄激动非常。

墨少爷,这里!

他亲自迎过去将墨景修带过来,忙不迭用袖子擦了擦座椅,这才让墨景修坐下,讨好的笑堆了满脸:墨少爷,你看你想喝点什么?

随意。

秦雄如听圣旨般,连忙对旁边的侍应生道:什么咖啡贵就上什么,速度要快!

侍应生听话离开,他这才笑着坐在墨景修对面。

墨景修的眉头微微皱起,眸光中带着两分轻视。

他已经调查过秦雄了。

调查显示,秦雄公司做的一塌糊涂,只是靠着关系勉强维持着,可他不知收敛,最近还骗了一个外国的客户,和人家签订合约后以次充好,结果因为产品不合格被退单,还要赔偿客户上千万的违约金,现在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

倒也奇怪,这样的男人,竟然是秦暮晚和秦若仪的父亲。

墨景修转眼看向对面坐着的秦暮晚。

她的神色冰冷,眼眸更是冰寒彻骨。

墨景修心里隐隐生出几分不悦。

好像几次跟她碰面,她都是这样的反应!

侍应生端上咖啡,墨景修碰也不碰,淡然看向秦雄。

到底有什么事,直说就好。

是,墨少爷,那我就说了。

秦雄讨好的再次笑了笑,轻声说道:我想跟墨少爷说说咱们两家的婚事,之前墨老爷子定下了暮晚与您的婚约,不过昨天若仪跟我说了些情况,所以我想问问墨少爷,这婚事如果适当调整下,您看怎么样?

墨景修眉头微皱,瞬间会意。

秦雄这是打算将婚约对象换成秦若仪?

他自然没什么意见!

可一想到昨天爷爷才大发雷霆,他要是贸然悔婚,爷爷那边肯定饶不了。

所以,他把视线扫向秦暮晚,心想着:难道她改变主意了?

见墨景修不置可否,秦雄连忙拉了下秦暮晚,眼神凶戾。

秦暮晚恍然抬眸,视线刚好和墨景修对视。

男人的眸深邃清寒,仿佛能看透世间万物,他的脸庞更是英俊,让人失神。

他真好看。

她略微有些苦涩的垂下了眼眸。

墨七爷是退役回来接管家族产业的,不管颜值还是身材都是巅峰,再加上墨家庞大的背景,简直是完美的男人。

母亲帮她选择的人,无疑是最优秀的。

可是倘若他心里有别的女人,那即便自己结了婚,也只能成为豪门怨妇,不过是众人眼中的笑话罢了。

真的要解除婚约吗?

为什么偏偏是秦若仪!

秦暮晚心里堵得厉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她看向墨景修,清淡道:我只听墨爷爷的安排。

听到这般,墨景修皱了皱眉头,看向秦雄。

秦雄愣了一下,旋即眼神冒出火来,顿时低喝道:你怎么还是这么倔!忘了刚才我怎么交代你的了?

然后,他转头笑眯眯朝墨景修道:墨少爷,我们父女再去那边商量下,您稍等。

说完他攥住了秦暮晚的手腕,用力拉她起身。

秦暮晚就是不动。

秦雄彻底恼怒起来,手上的力度加大,手掌仿佛铁钳般死死的抓着,她的手腕很快就被拉红一大片。

秦暮晚吃痛,眉头紧蹙。

够了!墨景修冷冷喝道。

他不悦地看向秦雄,沉声道:放开手,你这是想逼着她跟我解除婚约么?

秦雄吓了一跳,连忙松开,讪讪笑了笑:没有,墨少爷,这是她自己的意思,在来的路上她都跟我说了。

行了。

墨景修懒得和他多说,冷淡摆摆手:这件事让我们自己协商,你走吧。

秦雄一愣,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只能乖乖点头。

临走时,还不忘凑到秦暮晚耳边,重重警告:你最好别乱说话,不然有你好受。

秦暮晚的手紧紧攥着,双眸中掩饰不住的愤恨。

等他走远了,墨景修这才清淡开口:没事吧?

没事。

秦暮晚摇摇头,回过神来,有些诧异看了他一眼。

他不是恨不得自己早点解除婚约吗?刚才为什么要帮自己呢?

那好,我们继续谈。

墨景修嘴角微微勾起,露出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

秦暮晚浑身紧绷的状态,这才缓缓放松下来。

此时,咖啡厅门外的黑色劳斯莱斯车上,墨景修的手机正在疯狂的响着。

他根本没注意到手机落在车上,屏幕上显示的是助理顾言打来的,已经有五六个未接电话。

……

俪宫国际酒店前台,顾言正满脸焦灼,不断拨打少爷的电话,他有很急的事情要汇报。

可是,仍旧是没人接听。

接连打了十几通后,顾言只能放弃,想着亲自去找少爷面谈。

毕竟,他调查到的情况,太重要了。

原来,少爷来俪宫国际酒店那天夜晚,入住房间的人是秦暮晚,并不是秦若仪。

秦若仪只是帮着预约登记了,所以酒店前台显示的是她的名字。

所以,少爷很有可能,搞错了某些事情!

  • 发布时间:2021-10-13 10:37:31
  • 作者:叶星繁
    小说名:墨晚流年最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