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瑶霍宗旬by小苏全章节目录(许你一生荣耀)

经典美文《许你一生荣耀》是来自小苏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沈瑶霍宗旬,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一辆色泽沉重的迈巴赫朝着公馆大门驶来。沈瑶紧紧拽着孕检单,眼看车子就要撞向自己时,用力闭上了眼。

沈瑶霍宗旬by小苏全章节目录(许你一生荣耀)

《许你一生荣耀》第9章 怎么认识的

霍家长辈们来到公馆那会沈瑶正坐在沙发上出神。

霍宗旬的奶奶一进门就急不可耐地拉住沈瑶的手,上看下看,一脸的慈眉善目。

奶奶,您好。

沈瑶很懂礼数,声线刻意压得甜甜的。

老太太激动得都快说不出话了,在沈瑶的手背上直拍:好,好,看着就是个好孩子,今年多大了?

奶奶,我22岁了。

22?还在上大学?

没上学了。

她一直跳级,十六岁就提前大学毕业了,原本打算硕博连读,但后来被沈平生强行停了学业。

老太太看沈瑶是怎么看怎么喜欢,纵容道:学历不重要,以后你嫁给宗旬给霍家开枝散叶才是要紧事,小旬今年都二十八了,我二十八的时候,他爸都十二岁了。

沈瑶没说什么,就笑了笑。

原来霍宗旬二十八岁,真讽刺,她今天才知道。

老太太拉沈瑶坐身边,耳边又传来个声音,对霍家老太太说道:这个未婚妻是真是假还很难说,订婚宴的报道你又不是没看,里头蹊跷似乎大着呢。

万一是个假的,妈您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感情。

我们霍家大门大户,现在的小姑娘心机重得满大街都是。

盼着旬儿早点结婚没错,但这事也不能糊弄。

说话的人是霍宗旬的母亲,贵气得很,一看就不是太好相处的人。

沈瑶在脑中酝酿措辞时,霍宗旬几步走到她身边,象征性牵住她的手,换了一副嘴脸说道:妈,我现在很不高兴。

霍妈的语气软下来:儿子,你别生气。

妈不是故意要贬低你新女朋友的,妈就是奇怪,既然是订婚宴,怎么她连婚纱都没穿。

霍宗旬未言语,瞥她一眼,暗示将接下来的战场交给她。

沈瑶会意,开口解释道:阿姨,订婚宴那天我和宗旬闹了别扭。

他执意要和白小姐的牌位走个程序,知道你们不同意所以没把事情说清楚。

我见霍家长辈没到,一时生气才连婚纱都没穿。

都是我不懂事,我们在一起没多久,是我不够了解和体谅宗旬,你们要怪就怪我。

话音刚落,沈瑶的手都快被折断了,疼痛阵阵传来。

他面上毫无表情,却是下了狠手的。

她知道,他不喜欢她亲密地喊他宗旬。

只不过沈瑶的解释很奏效,之后的气氛缓和很多。

沈瑶上了饭桌,坐在霍宗旬的身边。

精致的菜肴上桌,霍母盯她很久,沉不住气地问道:我听说你父亲离世了,沈氏现在是你大伯在管?

沈瑶很清楚霍宗旬的母亲真正问的是什么,无非是想知道她有没有沈氏的股份。

沈瑶告诉自己要冷静,脑中飞速运转后,避重就轻地说:我大伯无儿无女,趁他身子骨还硬朗,就麻烦他为沈氏多操几年心。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霍母神色缓和许多,点点头,紧跟着又问:订婚宴那天,我听说你大伯并没有到场?

沈瑶控制着心跳和呼吸,长长一叹息:阿姨你真是问到关键了。

霍母身子一探前,很好奇地盯着沈瑶:怎么讲?

沈瑶垂着眼睑:我爸刚去世不久,大伯还沉浸在悲痛里,照理说我不该在这种时候和宗旬订婚的,会显得我不孝。

大伯不愿意出面多少是有点生我的气,觉得我不该在父亲刚去世不久就……

沈瑶故意没有将话说全。

老太太看不过眼,瞥了眼霍母:还能不能让孩子们好好吃饭?跟只鹦鹉似的说个不停。

霍母张了张嘴,憋了口鸟气,终是没去顶撞。

相比霍宗旬的母亲,老太太就显得和善多了,年纪大了,看很多东西都轻。

她坐在沈瑶的另一侧,用温热地手在沈瑶的脑袋上摸了摸:瑶瑶,奶奶不在乎你是谁的女儿,也不在乎你学历是什么,奶奶就好奇一件事。

沈瑶点头:奶奶你问。

你跟小旬是怎么认识的?在一起又多久了?

沈瑶的脸僵了一下,这个问题对于霍宗旬和沈瑶来说都是把尖锐的刀子,可从坐上这张饭桌开始,霍宗旬似乎有意把这些问题抛给沈瑶,兀自欣赏她的表演。

沈瑶强迫自己调整呼吸,故意撒娇一般回着老太太的话:奶奶,你还是改天问宗旬吧。

霍宗旬正单手荡着红酒杯,听见沈瑶的话后,动作忽的一停,侧目去看身边耍小聪明的女人。

他喝口酒,神态自若地说:我跟她是在床上认识的,在一起也不久,奶奶还要听更详细点吗?

《许你一生荣耀》第10章 你是在诛我的心

霍宗旬的话顿时让桌上的几位长辈全都面红耳赤,沈瑶更是脸蛋轰的一下热起来,恨不得刨个地洞钻下去。

你这孩子!老太太斜他一眼,却不是真的呵斥。

霍父实在听不下去了,发话道:都吃饭。

……

饭局一结束,霍家长辈似乎打消了疑虑,默认了她这个未婚妻。

沈瑶原以为蒙混过关了,谁知霍宗旬的奶奶不愿意随霍父霍母一起回西郊的另一处房产休息,死活要住在公馆。

瑶瑶,奶奶这几天就不走了,我就住在这行不行。

你们不会嫌奶奶年纪大,给你们添麻烦吧。

老太太露出和孩子一样的神情望着沈瑶。

沈瑶的脸僵住,她不好出面拒绝,只能把这炸弹扔给了霍宗旬。

她认为,霍宗旬一定会找个完美的借口送走老太太,免得他们假恋人的关系露出破绽。

谁知霍宗旬却勾起嘴角,淡淡地说:奶奶想住哪都行。

我这那么大,自然有奶奶的住处。

沈瑶猛地一怔,他这是做什么……

直到她被霍宗旬要求抱着睡衣跟在身后,踏进这座公馆最豪华的主卧时,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大床的正对面,原本该放液晶电视机的位置上,竟然供着白小倩的灵位。

黑白照片里,那张极度清纯的面孔嘴角还带着笑,眼睛水汪汪的。

然而,正是这样一张毫无攻击性的面孔,让沈瑶猛地向后倒退了一步。

霍宗旬拖住她的腰,带着如同惩罚一样的笑意,问她句:你怕鬼吗?

沈瑶的身子猛的一抖。

他讥笑,脱了西装往床上一扔,迈开长腿往浴室走。

沈瑶盯着白小倩的照片,满心的愧疚几乎在这一刻直接就催毁了她。

她身子一晃,伸手扶住墙无声地苦笑:霍宗旬,你凭什么认为我就能承受?你凭什么认为我对白小倩的死无动于衷!你这是在诛我的心!

霍宗旬洗完澡裹住浴袍从里面出来,叠腿坐在沙发上。

他垂着眼帘滑动火机,红蓝相间的火光突显着他男人味十足的下颚,他发话:去洗澡。

沈瑶没吭声,抱着睡衣往浴室走。

紧跟着又传来霍宗旬低沉的声音:二十遍。

沈瑶脚步微僵,然后快步向前走。

花洒下,她面无表情地站在水帘中。

从前她根本没想过从小被父亲捧在心尖上宠爱的小公主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她用力闭上眼,伸出双手将所有头发都胡撸到脑后,仰面迎着无数道水线浇灌。

足足站了三个多小时,她从浴室里走出来。

因为没有在霍宗旬的房间里找到女士拖鞋,她赤脚踩在地板上,半干的发尾垂在锁骨下方一寸的位置,细密的水珠缓慢地从发梢末端往外渗。

霍宗旬已经躺在了床上,抬起头看她时目光因她国色天香的美而微顿了一下,很快又垂下眼皮看财经杂志。

沈瑶站在床边没动。

她找不到在霍宗旬房间里属于自己的位置。

沈瑶半垂着睫毛:霍先生,有没有别的被子?我打地铺。

霍宗旬没抬眼,手上翻了一页:站着睡。

沈瑶愣住。

他继续低头看财经杂志,全然不管她无所适从的样子有狼狈,这种惩罚比打她一巴掌,踹她几脚还难受。

中途,霍宗旬几次控制不住的偷瞄她。

视线中的女人垂着眼,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眼神涣散毫无焦距可言。

保守的绸缎睡衣将她玲珑的身材包裹得严严实实,可仅仅只是她呼吸频率导致那胸口轻微的起伏,无端叫霍宗旬的脑子升起一丛丛邪火。

霍宗旬皱眉头,低头继续看着财经杂志上的枯燥无趣的叙事报告和各项大数据表格。

书页上的字迹仿佛跳跃了起来,令他很难静下心再看下去。

猛地合上杂志闭眼躺下,脑中杂乱无章地闪过几个片段,全和沈瑶有关。

他克制着越来越匪夷所思的邪恶念头,强迫自己慢慢睡去。

凌晨三点,沈瑶的目光落向床上。

床头灯昏黄又微弱的光笼着霍宗旬俊朗至极的脸,他呼吸平顺,睡觉的姿势也许久没有换过,沈瑶确定他已经睡熟了。

趁这个机会,她真心诚意地想为白小倩点一支香。

任别人信她是真的愧疚也好,或是寻求自己良心得到片刻安稳也罢,一双莹白的玉手对着香盒伸了过去。

拿香,点香,下跪……

沈瑶备受着良心的谴责,沉默地完成这种仪式。

起身准备将香插进香炉的时刻,身后熟睡的霍宗旬忽然翻了个身。

沈瑶几乎那在一瞬间,心悬到嗓子眼,止不住厄了个寒噤,手根本不受控制的强烈一抖。

香炉与遗照的玻璃层碰撞,哐的一声,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显得尤为响亮。

白小倩的遗照顷刻间裂了一道很大的豁子,豁口将照片里清纯的女孩一分为二,掉落在桌上的檀香也暗淡下来。

沈瑶眼睛怔住,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定在遗照前背对着身后的大床,一动也不动。

她清晰地听见床上的男人唰一下掀开被子,以及他下床时,乳胶垫与棕榈挤压发出的轻微咯吱声。

很显然,霍宗旬被惊醒了。

沈瑶的一颗心扑通扑通急速跳跃起。

她知道自己闯祸了,闯了大祸……

  • 发布时间:2021-10-13 10:59:45
  • 作者:小苏
    小说名:许你一生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