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旺夫有点强第87章在线阅读&木晚晚喻年

琉璃月色的小说《医女旺夫有点强》广受读者喜欢,主角木晚晚喻年的人气也是非常高的,这样的情节和人物结合在一起简直是惊喜,每一章节的内容环环相扣,《医女旺夫有点强》醒来就成了冲喜的新嫁娘,丈夫还是个体弱多病的。幸好她是现代中西医双料博士!只是……这病弱丈夫是肿么回事?一路开挂当上宰相?

医女旺夫有点强第87章在线阅读&木晚晚喻年

《医女旺夫有点强》第9章 抓住了关键词

  小指被触碰,喻年反射性地抽回手。

  正要退避三舍躲开这个胆敢轻薄他的人时,就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木晚晚?   相公,我在。

木晚晚认真的回。

  人实在太多了,木晚晚害怕自己被挤走了,只能继续缠上喻年,只不过她没再扯喻年的小指,而是扯住喻年的袖子。

  这时,县令大人也看见了木晚晚,他对这个救了他夫人的女子还有印象,于是挑眉问:喻夫人是来找喻年的?   木晚晚摇头:我来看热闹。

  喻夫人好胆量。

  县令夸了句,就带着和官差往前走了。

  这热闹有什么好看吧?早些回去,省的晚上做恶梦。

  喻年这才想起这里可是乱葬岗,眼前的坟墓都被挖开了,露出一具具阴森惨白的尸骨,还有些溃烂不堪,蛆虫爬啃的,不堪入目。

  木晚晚一个女子过来,当真是……让他心情复杂。

  木晚晚捂着鼻子:我不怕,就是确实有些臭。

  她自然是不怕的,都亲自动手解剖过人体了,这些白骨对她来说什么也不算。

  喻年恍然,他怎么忘了,他的这个小娘子可不是简单人物。

  见喻年只盯着自己看,却不说话,木晚晚着急了,以为喻年是不信自己。

  我真的不怕,既是要学医,这些总是要看的,而且眼前不过白骨一堆,死物罢了,没什么可怕的。

  嗯,我信你,但也要循序渐进才是,别太逼自己。

  喻年刚嘱咐完,一个官差来到两人面前。

  喻公子,大人让你过去。

  喻年最终还是带着木晚晚一起过去了,好在县令大人见了,也没说什么,只跟喻年继续说这件挖坟案子。

  尸体一具没少,看来是在找东西。

  喻年点头:确实,可乱葬岗里埋葬的多是无人认领的尸骨,能有什么值得挖坟寻找的?   无人认领的尸骨,一般是乞丐或者客死他乡的孤人,身上就算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在被埋葬的时候就被人拿光了,再挖坟也找不出半个铜钱出来。

  或许人家就是来找尸体的呢?   木晚晚随口说了句。

  惹得喻年和县令大人都看向她,吓得木晚晚忙说:我胡乱说的。

  我觉得喻夫人说的有几分道理,尸骨一副不少,大概是那贼人没找到他要找的。

县令大人最后落了定论,领着所有官差和仵作走了。

  木晚晚则和喻年一起回家,路上她忍不住问:县令大人查案,你怎么跟着?   大约是因为我聪明?   木晚晚惊奇的斜了他一眼:啧啧,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自恋。

  我只是开玩笑罢了。

  自恋?不存在的,他可是楚先生的所有学子里最谦和的。

  谁知木晚晚听了喻年的解释后,更惊奇了:你竟然还会开玩笑?   想到自己平日里的行为做派,喻年知道自己刚才忘形了,顿时板着脸,双手背在后面,自顾往前走:你若觉得不好笑便罢了。

  哈哈哈。

  看喻年一脸窘迫的模样,木晚晚乐的眉目弯弯,像只偷了腥的猫。

  两人回到村子时,发现家里竟然挤了不少人。

  其中闹的最厉害的,就是木氏!   木氏也是眼尖,一眼就瞧见了木晚晚的身影,立刻就跑了过来,一把拽住了木晚晚的手:死丫头,你干什么去了?   你抓痛我了!   木晚晚抽手,奈何她这幅身子太瘦弱,力气抵不过木氏的。

  挣扎了半天,手腕都被拽红了,也没挣脱木氏的魔爪。

  你今天去哪了!木氏急得不行,再次逼问。

  我去哪关你什么事?   木晚晚冷声反问,上次的教训还没吃够么,怎么这个木氏还臭不要脸对她纠缠不休呢?   忽然,一道温润却冷淡的声音响起:我们去了镇上。

  木氏被喻年冷漠入淬了冰碴子的目光扫了一眼后,打了个冷颤,不自觉地松开了木晚晚的手。

  她怎么觉得这个看起来温雅如墨的病秧子女婿,竟然如此骇人,令她有些想转身逃跑呢?   可一想到那件事,木氏还是硬着脖子问木晚晚:你们去镇上干什么了?   没等到回答,她又迫不及待训斥:以后你都别去镇上了,既然嫁作人妇,就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别整日往外面跑,丢人现眼。

  你都说我已经嫁作人妇了,那我去哪,就不需要娘你来管了吧?   木晚晚没了好心情,语气也不善起来。

  若不是怕被扣上不仁不孝的帽子,她真想直接将木氏赶走。

  木氏不敢再看喻年,只继续勒令木晚晚:不行,总之你不准再去镇上了。

  好呀,我去镇就是去做点短工赚点小钱补给家里,娘既然不准我再出去,那娘救济救济我们也行。

  木晚晚双手交叉抱在胸口,一副你不让我如意,我也不放过你的模样。

  木氏一顿,四下张望想有个人帮她说话,可惜大家都一脸看戏的表情,暂时还不想插上一脚。

  无奈之下,木氏只好斟酌了一番说辞,半真半假说道:你这傻丫头,家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为娘和你大哥都餐不饱腹,怎么救济你们?   为娘不让你去镇上,也是为了你好,现在乱葬岗被挖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娘也是怕你到处乱走会遇到那些歹人。

  乱葬岗?   木晚晚抓住了关键词,双眸也顿时眯了起来,直觉告诉她,木氏突然关心她,并不纯粹是为了转移话题。

  想到木氏这么大会儿功夫居然什么要求都没提,只让她别去镇上……   难不成跟乱葬岗出事有关?   会是什么呢?居然能牵扯到原主身上?   木晚晚眯了眯眼,好似浑然不在意道:那些挖坟的歹人是冲着死人去的,一个大活人,兜里没钱又已嫁作人妇,有什么可害怕的。

  怎么不害怕!你可是……   木氏一激动,差点就将当年的秘密说了出来,还好及时收了嘴。

  我要怕什么?难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木晚晚继续试探。

  木氏慌忙摆手:你……你个穷鬼,他们冲着你来干嘛?   那不就是咯。

  仔细盯着木氏的每一个表情,木晚晚可不愿放过这次机会,她必须要问出点什么来才行。

  娘你就放心吧,我今天还去了乱葬岗看热闹呢,啧啧,好多尸体。

《医女旺夫有点强》第10章 喻家其实穷的不行

  你你……你……   木氏刚听说乱葬岗被挖坟的事后,就立刻赶来喻家了。

  可没想到扑了空,当被告知木晚晚不在家后,她整个人都慌了,就怕木晚晚去乱葬岗发现什么,或者被什么人发现!   甚至受到什么刺激想起什么不该想起的了。

  此时一听木晚晚竟然已经去过乱葬岗了,更慌的手脚都有些微微发抖了。

  娘,怎么了?莫不是那些人真是冲着我来的?   木晚晚逼近了几步,一把抓住了木氏的双手,眼睛更是死死盯着木氏的神情,不给木氏任何逃避的机会。

  木氏吞吞吐吐了半天,终于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气,甩手将木晚晚推开,后退几步拉开了距。

  当年我们去探亲回来,刚巧遇到塌方,好多同行的人都被埋了,你也受了伤,还差点把命给搭进去了。

  理由想好,再往下编时就顺畅多了,木氏叹了口气道:为娘的不准你去乱葬岗,就是怕你见到那些尸骨,会想起这些可怕的事情来。

你竟然不听劝,那就算了。

  说完,木氏就甩手走了,生怕木晚晚再追问更多,让她当真想起不该想的。

  木氏一走,来看热闹的人却没走,都在议论着乱葬岗和当年的事。

  木晚晚对塌方的事完全没印象,她所获得的记忆里,最开始的记忆就是从床上醒来。

  木氏和木家老头是原主的父母,名字叫木晚晚,剩下的便是后来的一些琐碎记忆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原本她在木家还挺得宠,因为长得好看,家里没怎么让她干活。

  后来老头子死了,木氏就张罗着想把她嫁给富贵人家谋财。

  可算计来算计去,有钱人家的看不起她这个泥腿子,看的上她的,又给不起木氏想要的聘金,如此折腾下来,竟是几年光景过去了。

  最后落得个将她卖给喻家冲喜的结局。

  说起来,木氏对外说的是只要了十两银子的聘礼钱,可木晚晚却觉得不止,木氏的胃口可不是只十两银子就能填饱的,还是要找个机会好好问一问喻年才行。

  弟妹啊,我觉得你娘说的对,你最近还是少去镇上了,那些人连乱葬岗都挖,定然不是什么好人,你一个人在外乱跑,不安全。

  吕氏满脸担忧过来劝。

  木晚晚点头:嗯,我尽量不独自去镇上。

  虽然她觉得那些挖坟的人不会对活人下手,但为了让家里人放心,她还是答应了。

  有个嫂子凑了过来,边磕着瓜子边道:晚丫头,说起来你也是命运曲折,你小时候经常生病,鲁道公说你命不好,要放远了养,不然会克死身边的人,等及笄后才可领回来。

  还有这事?我不记得了,您要不跟我说说?   木晚晚心中一动,追问道。

  有人捧场,这人说的更起劲儿了:你娘胆子小,想将你沉河,还是你爹从河里捞了回来,送到远方亲戚家养着,等你及笄了,也没将你接回来,直到你十六岁了,远房亲戚那边不肯留了,你爹娘才去接你。

  对于这些,木晚晚知道的并不多,记忆中,原主只从别人口中得知,木晚晚从小被送去亲戚家养,后来被接回来的路上遇难,幸运的活了下来。

  后来呢,我娘说我遇险了?   就是遇到山体滑坡啊,那会儿我刚嫁到村子里,听说镇外的官道上,半个山体都崩塌了,埋了很多人,你家也是幸运,就你被埋了,你爹娘都没事,后来把你挖出来,虽受了伤,不过好歹是养好了。

  木晚晚眯着眼,将前后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细想,顿时有了个猜想。

  那些在山体滑坡里死的人,都埋在了驿站附近的乱葬岗?   吕氏插话:哪能?只有没人认领的尸体才会埋在乱葬岗,大概是些行商的客人吧,谁知道呢,反正尸体没人领,就葬在那了。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后,木晚晚又等了会,见吕氏和那个嫂子已经将话题扯开了,猜到她们或许也只知道这些,便没有继续追问,转身回了房。

  全场只默默在旁察言观色的喻年看见木晚晚那因为想不明白而蹙着眉头离开的背影后,也有了些猜测。

  看来,乱葬岗的这个案子,他该勤快点到衙门走走了。

  接下来几日,木晚晚果然没有乱跑,一是不想让家里其他人担心,二是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做,那就是钉架子。

  既然要炮制草药,没有晾晒的草药架子肯定是不行的,得知她要钉架子,大哥喻林和公爹也没多问,直接抽空到山里砍了竹木,按照木晚晚的要求,钉出几个架子来。

  公爹手活好,还用竹篾帮木晚晚编制了几个篓筛。

  木晚晚不敢闲着,看哪里需要帮忙的,都搭把手,他们家的院子不大,就把屋后荒地给开了,一边用来放架子,一边翻地围篱笆,准备用来种草药。

  这天喻年回来,直奔屋后找到木晚晚。

  乱葬岗的案子已经结了。

  正在给架子上松木腊的木晚晚愣了一下,似乎才想起乱葬岗的事来,问道:结了?   嗯,有个游走的商户来自投,说是他的夫人四年前失踪,前些日子刚好到镇上做生意,无意间听说了当初有山体滑坡的事后,以为他的夫人被埋在乱葬岗了,于是醉酒后一时想不开,便去乱葬岗挖坟,想确认他的夫人是否死了。

  木晚晚点点头,觉得这个游商的话合乎情理,可又觉得单凭游商一个人就将这么多坟头挖开,有些不可思议。

  喻年好似能看破木晚晚心中所想,解释道:大家都觉得此事另有蹊跷,可此事闹得满城惶恐,上头已经发了话,让大人尽快结案。

  罢了。

木晚晚不愿纠结,关于自己到底是不是木氏的亲生女儿,她现在并不着急弄清楚,毕竟也是前身的事了,她一个穿越来的人,只管先过好眼前的,至于是否身世还隐藏了什么秘密,随缘吧,上天想让她知道,她总会知道的。

  或许一切都是她胡思乱想,她真的只是木氏的女儿,只是在几年前意外失忆了而已。

  既然案子结了,那我可以出门了吗?这几天虽然有事忙,但整日在家里,木晚晚也是憋得慌。

  而且在喻家的时间越久,木晚晚就越是发现,喻家真的穷。

  在外人眼里,喻家是大户,或许喻家以前确实是大户,毕竟这喻家的房子很大,而且不少,特别是喻年住的这个厢房,还设了书房。

  在村子里,谁家能空个房子来当书房?何况书架上的书还不少。

  可喻家就是金玉其外!其实穷得不行!

  • 发布时间:2021-10-13 11:16:25
  • 作者:琉璃月色
    小说名:医女旺夫有点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