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颜明若司皓宸的小说BY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

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小说是由清水染衣倾心打造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颜明若司皓宸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明若身为玄医世家继承人,遭遇助手谋杀,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南戎国的九公主。嗯,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呢。什么?已经嫁给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云亲王。嗯,听着也很威武霸气。什么?云亲王薨逝了。嗯,变成遗孀了,那啥,王爷应该有不少遗产吧……什么?皇家礼制,王妃要殉葬!明若:摔!我能向这悲催的命运低头吗?看姐活死人药白骨,先救活王爷保住小命,然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王爷:你要与谁生欢喜。明若:美男。王爷

主角是颜明若司皓宸的小说BY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

《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第9章 谁都不见

明若也想入乡随俗弄个药箱,但医疗系统里提供的医疗箱是合金材料打造的,硬度高、重量轻、内部空间布置合理,还有密码锁,一切都很完美,唯一的缺点就是,怎么看都不像这个时代该有的东西。

明若只好退而求其次地选了战地急救包,帆布质地,里面分成几个隔层,用来装绑带、酒精、急救药品之类的。

她把自己常用的银针和给司皓宸准备的药也装了进去。

临时需要什么可以直接从医疗系统里拿,医药包起个掩护作用就好。

一边往梅苑走,紫苏一边给明若介绍王府的主要院落:东边这里是兰苑,从前是没人住的,昨日小世子回府,白大人安排住在这里了。

西边是太妃娘娘的菊苑,太妃娘娘平日住在宫里,只有正月里回来住些日子。

王爷住的梅苑是王府的主院,位于王府正中……您看,就在前面。

额……顺着紫苏所指,明若看到一座十分恢弘建筑,脑海里直接蹦出两个词——飞阁流丹,檐牙高啄。

院门前有两名侍卫把守,一脸的生人勿近。

紫苏连忙上前:王妃娘娘是来给王爷施针的。

王妃娘娘,请。

两名侍卫抱拳施礼。

免礼。

明若走进梅苑。

院子很大也很空旷,汉白玉铺了地面,院子里没有多余的花木装饰,只正殿两侧有两棵屈曲遒劲的梅树。

阿一将明若引到寝殿门口,伸手拦下紫苏:王爷不喜人多。

你就在这里等着吧。

明若接过紫苏手中的医药包,其实她也不喜欢在工作的时候被人盯着看。

是。

明若进入寝殿,不由咋舌。

这云亲王绝对是穷奢极欲的典范,不说寝殿里精美的家具古董,单是这铺地的暖玉,就价值连城了吧。

明若走进内室,只见司皓宸倚在床头,手里握着一卷书,很是慵懒闲适。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垂首站在床尾,长得黑黑瘦瘦,穿一件藏青色的袍子,脚边放着一只药箱。

明若挑挑眉,这是怕自己暗害了他,专门找个行家里手来监视吗?如果真要对他下手,明若有自信再找十个八个人看着,自己也能得手。

王爷,我们开始吧。

明若拿出一只小碟子,将一块纱布折了几折放到碟子里,用酒精把纱布浸湿。

然后把针包打开,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呈现出来。

王妃您这是?徐大夫有些不解看着明若这一系列操作。

消毒。

明若虽然很不爽,还是回答了‘监工’的问话。

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摔!

不是应该用火烤?徐大夫实在看不出那碟子里的布料能有什么用。

用火烤,会熏上烟尘。

明若真是连白眼也懒得翻。

平时用火烤银针或是匕首时,确实有被熏黑的情况,徐大夫只好闭嘴。

把王爷的上衣解开。

明若本着有人不用白不用的原则,指使起了徐大夫。

司皓宸显然不喜欢别人的碰触,自己动手宽衣,露出一片结实的胸膛。

明若捻起银针在纱布上擦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徐大夫:施针的过程中,我会用到几个别人不常用的穴位,无论你有什么疑问,都不可以打断我。

否则,出现的后果,你来承担。

明若又强调道,听明白了吗?

明若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肃穆,无形中给人很大的压力,徐大夫下意识地回答:明白。

听到徐大夫应答,明若便开始下针。

明若的动作很快,眨眼的功夫司皓宸的胸口上就扎了三十六根银针。

明若的动作行云流水,徐大夫却看得心惊肉跳,如果不是王妃动手之前有交代,他都要冲过去挡在王爷前面了。

什么别人不常用的穴位,那根本就是死穴好不好!

他一入师门,就被耳提面命,这几处穴位只能按压推拿,绝对不可以下针的。

王妃不但下针,还扎下去好深。

不过,王爷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异常。

王妃娘娘,您下针的穴位……

这是……明若差点脱口而出‘家传秘法’,但马上想到,她现在的家是南戎国皇室,不是玄医世家了,跟一位道长学的。

什么道长?此时一直‘沉默是金’的云亲王开了金口。

我从小随母妃住在青云观,观里的玄真道长是一位神医。

明若早就想到司皓宸会问起她的医术。

昨晚在马车上,她将关于原主的记忆仔细梳理了一遍。

发现原主虽然贵为公主,从小却远离皇宫。

原主的母妃苏贵妃,在原主三岁的时候,就带着原主在青云观生活。

名义上是为国祚祈福,实际上苏贵妃在孕期遭人毒手,南戎皇帝请玄真道长出手,勉强生下原主后,身体每况愈下,不得不常住青云观求医养病。

而原主闲来无事,确实看过几本医书,只不过,医术并不精进。

与那位玄真道长有些接触,也只是请教母妃的病情。

玄真道长已于去年仙逝,明若觉得自己说得了那道长真传,就算司皓宸不相信,真的去盘查,也是死无对证。

你是那位医仙的徒弟?司皓宸因为身患心疾,对四国之中的神医颇有了解。

这位玄真道长被称为‘医仙’,在南戎很有声望。

道长只收道徒,不收医徒。

我只是,受过道长点拨。

在原主的记忆中,确实有很多人来拜道长为师学医,但玄真道长从未收徒。

嗯。

司皓宸眼眸微阖,显然是结束这次谈话的节奏。

明若搬了把椅子坐下,每隔一刻钟将所有的银针捻动一遍。

王府菊苑的厢房中,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歪在软榻上,身后的丫鬟为她打着扇子,软塌旁的小几前跪着一个小丫头,小心翼翼地将一颗颗葡萄剥了皮,用小银签剔去果核放到女子手边的白玉碟子里。

这时一个装扮艳丽的大丫鬟走进来,低声在女子耳边道:那南戎公主进了梅苑……

表哥不是身体不适,谁都不见吗?女子眼皮微抬,吃到嘴里的葡萄似乎也变酸了。

云亲王一回府她就准备了参汤和点心去往梅苑,别说见到表哥,就连梅苑的大门都没见到。

半路就被周管家拦住,说王爷要静养,谁都不见。

《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第10章 名字都这么奇葩的吗

女子起身,对那姿容艳丽的丫鬟说:双环,为本小姐梳妆。

一边往妆台那边走一边说,翠环,你开箱子,把姑母给我的八宝挂珠钗拿来。

是,小姐。

打扇的丫鬟放下扇子,连忙去取珠钗。

半个时辰后,明若取下银针。

从医药包里拿出为司皓宸准备的药,直接交给徐大夫:用法用量我都贴在瓶子上了,照着说明给药就可以了。

之前薛神医开了方子……徐大夫自然知道大夫医病的规矩,但之前王爷的心疾一直是薛神医在医治,这王妃的医术看着也不错,但应该还是不及薛神医的吧。

明若在心里默数了十个数,深吸一口气才开口:方子拿来给我瞧瞧。

啊啊啊,真想甩手不干了。

得到王爷的眼神示意,徐大夫从药箱里拿出两张方子递给明若。

明若看了方子,微微挑眉——‘神医’的名头果然不是白得的。

这两张方子一张主治心疾,另一张固本培元温养身体,两张方子用药十分精准,明若觉得以自己的中医水准,开出的方子也不能比这薛神医好。

但中药再精准也不可能比西药见效快,而现代中成药对药材的萃取技术也会最大限度地保存有效成分。

明若挑出那张温养身体的方子:这张可以继续用,另一张方子的药停了,用我的。

可是……徐大夫还想说。

明若却截断了他的话:首先,这药方应该是之前开的,王爷现在病情出现了变化。

其次,用这些药,你家王爷已经去过一次地宫了,不是吗?

这……徐大夫被怼得哑口无言。

话已至此,明若也懒得去说服司皓宸,收拾好东西屈膝行礼:今日治疗完毕,明日还是这个时间,王爷安排好时间。

嗯。

司皓宸应了一声。

明若一边往外走,一边腹诽这云亲王可真是……惜字如金,多说两个字能死啊。

明若带着紫苏走出梅苑不远,就看到一群人款款而来。

走在最前面的年轻女子穿了一套烟霞粉的百蝶穿花宫装,梳着凌云髻,发髻正中戴了一支八宝挂珠钗,两鬓插着芙蓉珠花,配了同色的耳坠和项圈,看起来华贵异常。

她身后跟了两名丫鬟,两个婆子还有两个小丫头,看衣着都十分体面。

从理论上讲,在这王府里,除了司皓宸和那未现真身的太妃娘娘,自己应该是就是三把手,不需要对其他人伏低做小。

但她深知自己只顶个王妃头衔,根本没实权。

该怂还得怂。

明若眼皮跳了跳,直觉这群人来者不善:这像是要去拜年的一行,是什么人?

紫苏差点没忍住笑,自家王妃说话句句都在点子上,这表小姐和婆子丫鬟,穿的可不就像年节里出门的衣裳嘛:这是太妃娘娘的亲侄女,沈小姐。

沈老爷外放任职,一家人都随着上任了,太妃娘娘舍不得表小姐,就把表小姐接到王府来了。

真这么舍不得,不是应该直接带进宫里作伴吗?留在这一年住不了几天的有什么意义?

根据看过的小说电视剧,这什么表哥表妹啊师兄师妹啊,总有那么不可言说的二三事,明若觉得自己是真相了。

那华服女子走到明若面前,屈膝行礼:碧池见过清凰姐姐。

咳,免礼。

明若嘴角抽了抽,听到‘碧池’俩字,差点笑喷了——这府里的人起名字都这么奇葩的吗?

不过这‘碧池’的心思还真是……如果尊她是南戎公主,称一声清凰公主使得;若是从司皓宸那里论,称一声表嫂也使得。

这‘清凰姐姐’是怎么论的,明若怎么不记得自己有碧池这么个妹妹。

不过,明若是真没把沈碧池这点心思放在眼里。

她既不是司皓宸真正的妻子,也不喜欢他,完全没有恋人被抢走的愤怒。

明若巴不得司皓宸多几个侧妃和小妾,这样,就算他有个三长两短,也轮不到自己去陪葬了不是。

沈碧池眯了眯眼,心中涌起一阵不屑:南戎公主这衣裳首饰,还没她的一支步摇值钱,亏得自己寻了上好的衣服首饰装扮起来见她。

这一整天明若只吃了早饭,现在有些饿,只想着快点回去吃饭:表小姐若是没别的事,本宫先回去了。

沈碧池眼眸里闪过一抹愠怒,她最讨厌别人叫她‘表小姐’,这个称呼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在云亲王府只是个外人。

她眼角余光瞥见白燊往这边走来,估算着白燊到这里的距离,沈碧池故意往明若身边凑了凑。

医院里病菌多,医生或多或少都有些微洁癖。

明若不习惯与人离得太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同一时间,沈碧池打算去捉明若的手臂,然后借着一扯拽的势,摔到在地。

不成想明若这一退,她连片衣角都没捞着,没借到力结结实实地坐到了地上。

此时白燊刚好走过来,沈碧池瘪了瘪小嘴,一副受了委屈泫然欲泣地模样:白大哥,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跟嫂嫂没有关系,不是她推我的……

这白燊是王府家臣,能在表哥身边说上话。

这件事传到表哥耳朵里,往大了说,这南戎公主直接对自己下手,就是没把太妃娘娘的娘家人放在眼里。

最不济也能让她落下个飞扬跋扈还善妒的坏名声。

对于沈碧池这一番骚操作,明若真是目瞪口呆——骚年,你这真对不起自己的名字啊,你怎么能叫碧池,白莲才是你的本质啊。

听到沈碧池这么说,白燊微微蹙眉。

表小姐在府上这些日子,看着倒是个省事的,不招惹是非,待人也随和。

反倒是这位王妃,既然王爷觉得她有问题,他就不得不多想。

紫苏看这沈碧池的作为也很吃惊。

平日里,这位表小姐温温柔柔的,看起来很是个端庄的大家闺秀,今日怎么像变了个人一般。

她这么说,岂不是让白大人误会了王妃娘娘:表小姐这话是没错,可您这一解释,反倒招人误会。

  • 发布时间:2021-10-13 14:24:48
  • 作者:清水染衣
    小说名:医品嫡妃:王爷请纳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