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冷漠负人心番外篇&丰蓝西门泓

经典美文《春风冷漠负人心》是来自喜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虐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丰蓝西门泓,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西门泓,云国的王爷,云帝的亲弟弟,位高权重,可是却在大婚之际去追另外一个女子,出了意外,双眼失明。而我,正是他大婚时的那个妻子,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却不是他追的那个女子。

春风冷漠负人心番外篇&丰蓝西门泓

《春风冷漠负人心》第九章葬在槐树下

我走出了小院,身后跟着哭泣的不成样子的小婵,她之前被那些婢女看管着。

王妃……不,小姐,你去医馆看看吧,你流了好多血!

小婵不停地在我身后劝着我。

我回头,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不用了,我的命本身就没几天了。

我看到她震惊无比,却又瞬间泪涌而出的样子,有些感动。

走吧,去槐园!

我说完这句话,口中又不禁喷出一口鲜血。

小婵连忙上前搀扶我,小姐,呜呜呜,小姐……

我虚弱的看向她,走,去槐园。

她泪如雨下的点了点头,搀扶着我一直往前走。

夏日深夜,却如冬日刺骨。

索性街上没有什么人,无人看到我如此狼狈的模样。

槐园,是我陪嫁的院子,里面常备我的衣物。

小婵扶着我进了槐园,便开始忙活起来,帮我重新洗漱好,换了一身衣服,又喂我吃了一些粥食。

我坐在厢房门口,看着天空渐渐露出白肚皮,就是今天吗?我的大限要到了吗?

我从怀里拿出那个瓷瓶,那个泓手里一直拿着的瓷瓶,里面装着一月毒药的唯一解药。

我的身上本就是混毒,多一种毒也无所谓,这个解药解得了那种毒,却解不了其他的毒。

我站起身,拔开解药的盖子,把里面的药水全部都倒在了院子里的那颗槐树下。

我看着槐树,不禁又想起以前的那一幕。

院子里,两个小人嬉笑着拿着工具开始种植小树苗。

小囡,你说我们这颗槐树会不会长得很高。

我轻轻的说,会,而且长得很好。

小囡,等到这颗槐树长大,枝叶都伸出墙外的时候,我娶你吧!

我轻轻的低语,好,我等你!

我已经是他的妻,可他却忘了我们的誓言。

我缓缓的转头,看向还在一旁抹眼泪的小婵,小婵,等我死后,把我烧了,骨灰葬在这颗槐树下面,等来世,遇到一个信守诺言的人……

我说不下去了,因为我还是想来世再遇见他。

小婵哭着说,小姐,不会的,你不会死……

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最后一次,就让我见他最后一次。

我的心里忽的冒出了这个强烈的念头。

让我闭眼前,再看他一眼。

我已经离开了啊,可我还是想再看他一眼,就一眼!

我带着小婵,再次来到王府,悄悄的从后门走了进去。

后门的守卫并不知我们已经和离,估计是消息还没传开,我轻而易举的便进去了。

泓他们已经回府了,一起回府的还有古阳娜,我一路上听下人们说起这件事,就是奇怪我怎么没跟着回来。

他们看到我回来的时候,还叽叽喳喳的和我说了很多关于古阳娜的事情。

我微笑着点头。

我不在意了,我只渴求在看他一眼。

我知道我现在是回光返照,我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快步的走到了他的窗前,静静的看着他,轻轻地伸手抚摸上了自己的肚子。

孩子,对不起,没能让你来到这个世上,没关系,你和我一起去阴间,你不会寂寞的。

王妃?你怎么在这里?

我转头,是李玉湖。

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人,泓让王管事出来看看。

我下意识的想要离开,可是脚步却已经挪不动了,我不停地吐着血,吐满了衣襟的每一处。

我看着前方,看到了他的身影。

说了最后一句话。

泓,你说过,槐树之下,三生三世,是你负了我……

我看到了他震惊的脸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春风冷漠负人心》第十章收拾遗物

王管事走出寝宫,看的便是让他震惊的一幕。

前王妃不停地吐血,随后缓缓的倒在了冲上来的李玉湖怀里。

血色漫天,就像是地狱里的曼陀罗,很美,但看起来如此的绝望。

王管家晃了晃神,连忙上前。

李玉湖面无表情,双手却紧紧的抱着那具已经垂下了头的身体,缓缓的摇了摇头。

前王妃,已经去了。

王管家脚步微顿,看着李玉湖抱着那具尸体快步离去。

他猛地转身,走进了寝宫。

西门泓正在婢女的服侍下换洗着眼睛,古阳娜却显得有些惴惴不安的坐在一旁。

婢女轻轻的给他擦干净眼睛。

王爷,可以睁眼了。

西门泓缓缓的睁开双眼,起初并不是非常的适应,与以前黑暗相反的光照进入了他的眼帘。

入眼便是站在面前的一个模糊的身影。

是丰蓝吗?

西门泓的心里有些欣喜,可待看清之后心里瞬间怒火上扬,是个婢女。

是了,刚才是她在帮他换洗眼睛。

滚!

一声怒喝让婢女匆忙的收拾了一下便退出去了。

泓~一声柔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古阳娜盈盈上前,想要坐到他的怀里。

西门泓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却不知为何心里并没有产生他想象的那种兴奋和激动,只有烦躁。

为何那个女人在他恢复视力这么重要的日子不在!

古阳娜没想到的是,西门泓竟然推开了她。

本王刚恢复视力,需要休息,明天再来看你,你先退下吧。

清冷的话语让古阳娜的身体微微一僵,看着西门泓脸上不耐烦的样子,她只得听话的退下。

不过退下的时候,她叮嘱了王管事要好好照顾王爷,随后才袅袅离开。

西门泓皱眉看向王管事,刚才外面什么情况?是不是又是那个女人搞出来的事情?

他说着还往外面看了看,像是在寻找她的身影。

王管事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却是躬身道,刚才是别处的婢女迷路闯到了主院,已经被罚了,并不是……前王妃……

哦?是吗?她竟然没有来?真是稀奇!

西门泓冷哼一声,突然反应过来王管事说的前王妃是什么意思。

本王倒是忘了,和离书都签了,她应该是回丰府了,派人去叫她来,把王府里的东西全搬走!

王管事停顿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应了,便退下去派人。

西门泓站起身环顾四周,第一次看自己大婚之后的住的寝宫。

寝宫里任何有棱角的地方,都被丰蓝细心的做过处理,就算不小心撞到也不会痛。

他想起之前那一个月,与丰蓝相处的日子,她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就像自己是被呵护的一样。

他随即想起两人已经和离,心底没来由的升起一股烦躁。

过了不久,王管事便回来了,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熟悉的婢女,是丰蓝以前的贴身婢女,他记得是叫做小婵。

小婵的手里捧着一个盒子,脸上绷的紧紧的,冲着西门泓行了一礼。

王爷,我来给我家小姐收拾遗物!

她怀里抱着的那个盒子,赫然便是云国用来装骨灰的!

  • 发布时间:2021-10-14 08:30:18
  • 作者:喜花
    小说名:春风冷漠负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