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逆天神脉》叶云飞免费阅读

向大家推荐一本都市小说《《逆天神脉》叶云飞》,作者是苏凉,主要故事围绕主角《逆天神脉》叶云飞展开,一步一步的来吸引读者,就好像是一盘美味的食物等待它的主人,文笔超赞,情节跌宕,值得推荐。我经营了家纸火店,可店里最好的香火全部都用来供奉一张无名牌位。 有一天,牌位倒了,我也差点丢了性...

完结小说《逆天神脉》叶云飞免费阅读

第4章

来不及反应,我的身子瞬间僵硬,冷汗一下子从皮肤中钻了出来!

“呵呵......呵呵......”

是谁在笑?!

“意意......”

我满头冷汗的看向发声处,只见奶奶浑身滴答着水,手里赫然攥着几根软趴趴的死蛇!

我僵硬地站起身,忌惮那几条死蛇,根本不敢上前。

“意意......”奶奶似乎极为疲惫,见我一直害怕那手里攥着的蛇,将蛇三两下折叠,揣到了口袋里。

那几条蛇耷拉着脑袋,仿佛已经死了很久。

我虽然怕,却还是提步走到奶奶面前,疑惑问道,“奶奶,您去哪里了?怎么会淋得这么湿,我去给您炖药......”

“意意......”奶奶将手抬起,一松手,一块玉佩映入眼帘。

一寸不到的玉佩通体血红,重明鸟在上展翅,眼内双瞳,诡异迅猛。

“这是什么?”

“无论是龙,还是蛇,都不能伤害我的意意......”

奶奶嘴唇翕动,我根本听不清她在嘟哝什么,念叨完以后,她踮着脚给我戴上了玉佩。

胸前的玉佩血色渐渐汇集到重明鸟身上,似乎在凝聚气力。

我刚想问清楚奶奶这重明鸟玉佩的来历,就见奶奶拖着湿漉漉的身子向长久不用的西厢房走去,嘴里念叨道,“贵客将临,贵客将临......”

我挡在奶奶面前,做着手势,“奶奶,我不问,房间我去收拾,您先去换了衣服,等会儿意意给您熬姜汤,这雨这么大,怕您感染风寒。”

奶奶点了点头,迈着步子转身回房。

我开始收拾这裴家最好的客房,心内堆积的疑惑犹如潮水涌来。

为什么奶奶也这么重视那个男人?

越想越觉得心头疑惑郁结,快手快脚的收拾完毕以后,我熬好姜汤送到了奶奶房间。

“意意......”

奶奶似乎等候我多时,她迎上来,伸手握住我胸前的玉佩,霎时,奶奶双手颤抖,冷汗直冒——

我想挣脱开,奶奶眼睛却是有不容置疑的冷冽。

随着奶奶放下手,重明鸟血色得有些诡异,艳丽得好像可以滴下血液,我渐渐地通体发热,像是服用了相克的食物进而引发的身体不适。

我被灼热得力气消逝,热汗直冒,眼睫上挂着汗珠,做着手势的手有些无力,“为什么我很累......”

奶奶什么都没说,抬手掀起我的衣服,看了一眼我的腰间,眉眼忽而轻松几分。

我顺着奶奶的目光看向,发现那纠缠在我腰间青色鳞片居然消失了!

来不及大喜,我身子越来越灼热,奶奶只是扶着我回到房间,一步步,像是走得有些吃力。

我躺在棺材里,奶奶给我关上了棺材盖,语气温和,结结巴巴道,“会好的,会好的......奶奶一定会保护意意的......”

我忽而觉得,奶奶似乎把保护我当做她的使命。

而我清楚的知道,我并不是她的亲孙女,我是蛇女,出生的时候就有劳什子蛋壳,是不祥的......

随着棺材板被盖上,脑袋越来越沉,我昏昏进入了梦乡。

暗黑的天空,一团金色与火红色的重明鸟来回扑杀,很快,重明鸟一声嘶鸣,那团金色重重地坠落下来......

而我目光下移,是这场战斗最近的旁观者。

那团金色仍要挣扎,却很快暗淡颜色,重明鸟在天空盘旋嘶鸣,很快向远处飞去。

远方的天空,依旧暗淡昏暗。

脑子里的意识驱使我走向那团盘旋在我梦里十多年的金色物体,我清清楚楚的知道这是梦......

而以往,从来没有看见过它与重明鸟战斗的场景。

那团金色的物体光芒随着我的上前越发暗淡,而后金色消逝,似乎是龙?

“你还好吗?”

奇迹般地,我发出了声音。

来不及惊讶,随着光芒的消失,我很快看清这团物体......

状如巨蛇,头首如虎,只是多了四爪。

这是蛟!

莫名的,我心内渐渐升腾起恐惧感,虽然知道这是梦境,可是恐惧感热烈而又真切!

那只蛟眼睛暗淡,却仍然是抬头死死的盯着我,像是遭受了不可饶恕的背叛!

这般愧疚感从何而来?我何时背叛过蛟?

我步步后退,今天白天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那只蛟如蛇一般爬动过来,身躯扭着,裂开的伤口蜿蜒血迹。

我大惊失色,慌不择路,“救命!”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重明鸟的嘶鸣划破天际——

被激怒的蛟怒吼一声,卯足力气向我甩过尾巴——

“不要!”

我猛然清醒坐起身来,控制不住的喘着粗气。

而棺材盖已经打开,屋内有隐隐有微弱的喘气的声音。

是奶奶吗?

我摸索到火折子,一点亮,琥珀浅色的瞳孔映入眼帘,而元止寒满脸惨白的扶着棺材看着我!

我大惊,手里的火折子掉落地上,元止寒一脚踩灭,屋内瞬间伸手不见五指。

“拿掉玉佩。”

元止寒似乎仍在我面前盯着我,他冰冷的气息撒在我脸上,我屏住呼吸,生怕侵扰了他。

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可是奶奶亲手戴上的玉佩我根本不敢摘。

“本座说,拿掉玉佩。”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就留男人在家里,孤男寡女,真是伤风败俗!”

“蛇性本骚,裴意是蛇女,做出这种事来根本不足为奇。”

有元止寒在,尽管他们对我造不成身体上的伤害,可这些污言秽语却一字一句的灌进我的耳朵里。

我看着元止寒,他眸光微闪,一丝不明的情绪闪过,我没能捕捉到。

他凌厉的眸子里映着我满心的委屈,慢慢抬起双臂捂住了我的耳朵。

“难听的话不用听,不想见的人,本座帮你把他们都杀了。”

见他动了杀意,我连忙扯住了他的手臂,用力摇了摇头,“算了吧,我们先暂时离开吧。”

他似乎没想到我会妥协,所以并没有动作。

我拉着他的手臂不肯松开,“就当是为了我奶奶,我不能让她日后回来守着一个空村子,我们暂且搬到后山,再从长计议好不好?”

他眼中饱含着我看不懂的深意,最终还是没有一意孤行,沉叹了一声之后,搂住了我的肩膀。

有他在我身旁相互,村民们也不敢再打骂我,他拨开人群,带着我从家里出来。

在一众村民的监视之下,我们两个离开村子,来到了后山禁地的那片紫竹林。

这里少有人来,我们暂且住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发觉,至少可以给我些时间让我好好捋顺思路,最近的事情桩桩件件都是冲着我来的,我实在是心交力瘁。

我带着他来到后山的山洞里,这洞中常年不见天日,积压了不要灰尘不说,还寄居着不少蛇虫鼠蚁。

好在元止寒一踏入山洞,这些东西就好像惧怕他一样,纷纷爬出了洞中,我这才有胆子打扫了起来。

这里常年积灰,等我打扫的略有些模样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元止寒一直盘腿坐在洞外,身边紫金色的光芒萦绕,我不敢上前打扰,只好蜷缩在洞中一角稍作休息。

不想这一休息竟然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清晨,原本在洞口坐着的元止寒已经不知所踪,这山洞四下也就这么大点,一眼望去,一览无余,他当真不在。

看不到他,我心里当即有些慌乱,于是起身准备去找他。

刚走到洞口,我便感觉到了身后气流涌动,只见他手里提着一个

  • 发布时间:2022-05-04 22:08:11
  • 作者:苏凉
    小说名:《逆天神脉》叶云飞